莘莘学子
学生作品
校园风光
s
一念之间
作者:高二、七班 高梦锴 | 来源:本站原创 | 人气: | 时间:2017-3-26 20:08:46

 

 

  老张走的时候是那样的安详。

  老张不是本地人,从外乡迁来的。听人们说他的妻子死的早,他只身一人来的。往村里一住就是40年。

  听得老张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人啊,活着就在于一念之间。”我不理解这句话,每每问他,他都笑笑不回答。

  那时我还在上小学,放学后回家没多久,就听到桃花家的吵闹声,放下碗筷跑了过去,桃花家里早已围的水泄不通。好不容易挤了进去便听到刘永栓醉醺醺的说到:“今天,桃花必须跟我去城里打工,女娃,就叫她去餐馆当个服务员,家里这么多人都吃不上饭,你还让她上学,凤啊,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?”

  春凤早已泣不成声,说:“你个王八犊子,整天好吃懒做,就知道喝酒,你不出去工作,现在让我桃花去,你是人吗?”

  “好啊,你个臭娘们,自打娶你进门来,本来打算让你帮着点,谁知是个病秧子,啥也帮不上还要老子我给你倒贴,现在还敢骂老子,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。”说着就在边上抡起了一根铁杆往春凤的身上挥去。

  这时,老张从人群中挤进去,把即将落到春凤身上的铁杆用一只手给撑住了。“你个不争气的孙子,连女人都打。”老张怒斥道。

  “张叔,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您老来

管。”刘永栓说着又抡起了铁杆。

  “你个不争气的东西。”老张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。“一天天就知道个酗酒,喝大了就回来耍酒疯,人娘俩一天天为你操心还要受你这种气。”

  刘永栓镇住了,也不说话了。多少年来,外乡人老张在村里积攒的威望让刘永栓很是憋屈。随后老张着看了看桃花,眼里透着一丝丝的怜悯,又回过头来说到:“大家伙都散了,没事了。”老张话音落了下来,大伙就渐渐的散去。我又回过头看了一眼,不知老张又说了啥……几天后,杂货店的李婶问到:“老张,这事情最后咋解决的?”老张应到:“人啊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。”李婶又说:“我知道,我问你是咋解决的。”老张笑着回到:“知道了还问,都过去了,过去了。”说着便走了。

  在村里,人们见了他都叫他“张大爷”、“张叔”。老张就像是我们村的“顶梁柱”,似乎只有每天看见他,人们才能安心,才能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过后,村口的电线被雪压塌了,家家户户都断了电。

  “哎,你说这是啥事啊?没电了这怎么行?”王大妈又和几个妇人抱怨着。继而杂货店的李婶说到:“是啊,这都给上边打了几个电话了,几天了,也没个人来。”“说的也是,这么大的雪,怎么来呢?哎……,”王大妈说着走开了。

  晌午,家里来电了。“妈,妈,电来了,电来了,”我大声的喊着,邻里街坊都出来了:“来修的慢是慢了点,不过修好就行了。”

  我跑到了村口,看见老张正缓缓的从电线杆上下来了。“张大爷,是你修的吗?”我高兴的问到,早已忘记了这大雪天的寒冷。老张哆嗦着说:“人啊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。”说完又哆嗦着离开了。老张的背影走的看不见了,只见那雪地里留下了一行行白色的脚印……

  上高中之后,我去了县城。平常也只能通过那一通通的电话来了解村子里发生的事情。也似乎每一通电话只要少了老张,那就不是一通完整的对话。不时的就会想起老张的那句“人啊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”。在大学里,因为费用昂贵,我和母亲的通话变得少了,我似乎感觉与整个村子“失去了联系”。

  工作以后,因为距离的问题,回家的时间就更少了。一天早晨,我接到了母亲的一个电话,电话的那头说:“儿啊,回来吧,回来送送你张大爷。”听到消息以后的我,足足愣了一会。我一大早请了假,带着妻子和儿子回去了……

  开车回村子的路上,我没有说一句话,脑海里全都是老张,全都是老张为村子为街坊邻居做过的事。村子里的顶梁柱就这样安详的倒下了。一到村口,我停下车,便奔向了老张家。老张家里,围着全村的人,每个人的眼眶都是红的,一些个婶子早已哭的泣不成声。似乎每个人都在重复着那一句“人啊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。”老张的葬礼办的既简单又隆重,就埋在了我们村里最高的山上,让他依旧守护着村子……

  葬礼办完了,因为工作我不得不急着赶回去,在开车回城的路上,一直在回想母亲说的事情:“前一天,村子里因为下雨,坝上的水流大,可是谁知到有几个不知哪里来的学生在坝上嬉戏大闹。根本没有想到事情的危险。你张大爷不放心水坝,便去看看,谁知坝上的水下来了,几个黄毛小子把腿就跑,可是有一个却摔倒了。张大爷为了救他,丧了命。”想着想着,我的眼眶不知怎么有一股雾气……我似乎懂得了张大爷的话。“爸,你眼睛怎么了?”坐在副驾驶坐上的儿子问到。“人啊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。我们以后要多回村子里看看。”我扭头对儿子说。

  儿子脸上充满了疑问,我在儿子身上又看到了曾经的我。妻子摸了摸儿子的头说:“没事,你爸逗你玩呢!”

  一念之间,我们似乎感觉不到多快,却也是一瞬间;一念之间,我们感觉不出多远,却有生死的距离;一念之间,我们感觉不到无常,却能决定着一个人的一生……

  是啊,人,活着在于一念之间。

  评语:“一念之间”——一面是善,一面是恶。外乡人老张选择了“善”,赢得了身后村人的敬重,也让“我”与村有了更深刻的关系。作者文笔朴实,触着乡土人文,刻画了在无数农村的老张。

指导老师:白 艳

   
关闭 | 复制 | 打印
上一篇:爷爷的笑 下一篇:带灯

网站建设:客齐齐